張學良

永遠的將軍

郵傳千里    中華帝國興亡史    中華百家姓    一休禪堂    

中華傳奇   中華俊彥   翰林別院    一葉留言

Disclaimer @ Copyright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to

 webmaster@greatchinese.com

張學良 (1901 - 2001)



          張學良,字漢卿,別號毅庵,清光緒27年(1901年)六月四日生於遼寧省台安縣,為東北軍閥張作霖的長子。1928,日本人於皇姑屯事件中將張作霖炸死,年輕的張學良繼承父位,成為東北地方的統治者。張學良自知無法以東北一方之力抵擋日本的強大軍事力量,為了謀求集中全國力量共同禦侮,他以「易幟」的果斷行動,統一於蔣介石國民黨政權。

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張學良執行了蔣介石「不抵抗政策」,東北三省迅速淪入敵手,使他背上了「不抵抗將軍」的罪名,讓他的生命更為沉重。為了收復東北失地,他參加剿共內戰,但卻一再受到紅軍的沉重打擊。在日軍侵華情勢日漸危急及人民要求停止內戰,立即抗日的影響下,張學良在共產黨抗日民組統一戰線政策的爭取下,同楊虎城將軍發動了西安事變,促成了全面對日抗戰的局面。

西安事變後,張學良被判有期徒刑十年,褫奪公權五年,卻遭到長55年的軟禁,直到1991年,始偕同夫人赴美,2001年十月在夏威夷逝世

西安事變

1936年,日本侵華情勢日漸危急,當時的中央政府領導人蔣介石認為「攘外必先安內」,將中央軍主力用於消滅共產黨紅軍,引起國內民眾普遍的不滿。張學良、楊虎城利用蔣介石赴西安視察之際,捉拿蔣介石,以兵諫的方式,要求立即停止內戰,全面抗日,蔣介石同意後,使獲得釋放,是為「西安事變」。第二年(1937年),蔣介石正式決定,以戰爭的形式抵抗日本的侵略。正是這場戰爭,使得中國各個政治、軍事派別捐棄前嫌,共赴國難,終於打敗了日本人,致使中國擺脫了自1895年第一次中日戰爭以來一直遭受日本淩辱的命運。此外,這場戰爭,加速了共產主義革命的進程。

兩岸的官方評價

有關張學良與西安事變的史料多如牛毛,且又褒貶不一,國民黨認為張學良挾持統帥,影響剿匪進程,讓共產黨得到喘息,致使大陸淪陷;共產黨則定位張學良為「愛國將領」,每年張學良壽誕,東北均舉行盛大的慶生活動。

張學良為為挽救瀕臨淪亡的中華民族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他像一顆流星,雖然轉瞬即逝,但它在劃破夜空時發出的奪目之光,人們將永誌不忘。

文摘

呂正操:那年我見張學良 摘自《美洲文匯週刊》

特地到美國去會見這位當年的同鄉兼故人
勸其回國走走看看但是最終被其婉拒 我和他其實是同鄉他也曾是我的老師 幾十年間我們失去了聯系 張學良是我的同鄉,在東北講武堂又是我的老師。我在東北軍時,曾在他身邊和屬下工作了10餘年。 1936年“西安事變”以後,我率領東北軍六九一團走上抗日之路,已被蔣介石軟禁起來的張將軍,還讓其四弟張學思轉告我:“這條路走對了。” 幾十年間,我和將軍失去了聯系。 直到張學良的侄女、五弟張學森的女兒張閭蘅從香港來北京經商,我和張將軍的聯系才重新恢復起來。 1984年六月,張閭蘅從香港來北京洽談商務,其間特地看望了我,給我介紹張學良在台灣生活情況,並說:“我大爺知道我經常來大陸經商,一次聊天時跟我講,在大陸有兩個部屬他十分想念,一個是呂正操,一個是萬毅,讓我找機會代他去看望看望。”之後,張閭蘅頻頻往來於海峽兩岸,為我們傳遞信息。 1987年,張閭蘅再次來京,帶來張學良贈我詩一首:“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辨已無言。”張學良摘取陶淵明《飲酒》“結廬在人境”篇的第三聯和第五聯(該聯下句原詩為“欲辨已忘言”),集成一詩,抒寫他晚年閑適恬淡的心境。 我也用同樣的集句方式,從陶淵明的《讀山海經》“精衛銜微木”篇中摘出第二聯和第四聯,集成一詩,回贈給他:“刑天舞幹戚,猛志固常在。徒設在昔心,良辰知可待。” 末句將原詩“良辰詎可待”的“詎”改成“知”,反其義而用之,希望他振奮精神,煥發青春,相信他曾經為之奮鬥的理想一定能夠實現。 九一年的時候我終於可以和他在美國相見 我隨即代表國家前往和他會面 1991年三月十日,張學良偕夫人趙一荻悄然飛赴美國探親。這為我赴美重會張學良提供了一次很好的機會。 1991年三月二十四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舉行新聞發布會,新聞發言人姚廣代表中國共產黨和政府正式宣佈:張學良先生是中國現代史上一位傑出的人物,是中華民族的千古功臣,數十年來,我們對他始終是十分關切的……如果他本人願意回大陸看一看,我們當然非常歡迎。我們尊重他本人的意願。 我建議先委託張閭蘅去美國面見張學良摸清情況並聽取他的意見。當獲知張學良希望我能去美國見面後,四月三十日,中央決定委託我代表黨和人民赴美國看望張學良將軍。 1991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們一行五人,飛向大洋彼岸,先到美國西海岸名城舊金山。在這裏,我先後會見了張學良將軍和夫人趙一荻女士。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我到張學良將軍在紐約的住地貝祖貽的太太家去會見他。 貝太太的公寓就在電梯口。我剛走出電梯,便見張將軍站在公寓門口等候。 我快步走向前去,緊緊握著他的手。 進屋落座。 我送上從北京帶來的生日賀禮,一整套張將軍愛聽的《中國京劇大全》錄音帶和大陸著名京劇演員李維康、耿其昌夫婦新錄制的京劇帶﹔當年新採制的碧螺春茶葉﹔還有一幀國內畫家袁熙坤先生為張學良將軍趕畫的肖像和一幅由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親筆手書的賀幛,書錄的是張將軍的一首小詩:“不怕死,不愛錢,丈夫絕不受人憐。頂天立地男兒漢,磊落光明度餘年。” 談話在輕松的氣氛中進行 但是時間實在太短,我們只好相約再續 談話在輕松、愉快的氣氛中進行。 張將軍幽默地說:“我可迷信啦,信上帝。”我隨口接上:“我也迷信,信人民。” 張將軍笑道說:“你叫地老鼠。” 我說:“地道戰也是人民創造的嘛,我個人能幹什麼,還不都是人民的功勞。蔣介石、宋美齡都信上帝,八百萬軍隊被我們打垮了,最後跑到台灣。” 張將軍隨即插話:“得民者昌!” 我緊接著說:“那還是靠人民群眾!” 離別幾十年,話哪里一下子講得完,不知不覺已到中午,我起身告辭,貝太太熱情挽留我們一塊共進午餐。 五月三十日下午,我和張學良將軍又第二次見面。 在這次見面過程中,我首先向張將軍鄭重遞交了鄧穎超同志的信,並轉達了黨中央領導對他的問候。 在信中,鄧穎超受鄧小平委託,誠懇歡迎張將軍在方便的時候回家鄉看一看。張將軍一字一句地認真看著。 看到末尾鄧穎超的簽名時,他說:“周恩來我熟悉,這個人很好,請替我問候鄧女士。” 沉思了片刻,他又說,“我這個人很想回去,但現在時候不到,我一動就會牽涉到大陸、台灣兩個方面。……我不願意為我個人的事,弄得政治上很復雜。” 他表示要寫回信。 不久,他給鄧穎超親筆復信,其中寫道:“寄居台灣,翹首雲天,無日不有懷鄉之感,一有機緣,定當踏上故土。” 這次見面談了三個多小時,主要是我介紹大陸方面的情況。談話後,我們和張學良將軍一道,驅車前往飯店,參加張閭蘅的妹妹張閭芳為他舉行的祝壽宴會。 為了避免外界猜測幹擾,我決定不出席6月1日的公開慶壽活動。 於是,借暖壽之機,我代表大陸同胞祝張學良將軍健康長壽,早日返回家鄉。 張將軍痛快地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張學良仍舊表示願意為統一效勞 雖然九十多歲了但願意為中國出力 五月三十一日和六月一日兩個晚上,旅美華僑先後兩次為張學良將軍舉行祝壽宴會。 我送的賀幛被張將軍特別懸掛在6月1日宴會大廳內顯眼的地方,正式向外界透露了我赴美為他祝壽的消息。閻明光代表大陸親朋故舊出席了壽宴,張將軍悄悄托她轉告我,希望再見面詳談一次。 於是,我邀請張學良將軍於6月4日下午到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團長李道豫大使的別墅做客。 我們一行在紐約期間,就住在大使別墅裏。屆時,張將軍在閻明光、張閭蘅陪伴下來到別墅,給我帶來一包台灣產的鳳梨酥。 交談中,張將軍尤為關心祖國統一的問題。他說:“我看,大陸和台灣將來統一是必然的,兩岸不能這樣長期下去,台灣和大陸總有一天會統一,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我給他介紹了中國共產黨實行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祖國的政策。張將軍表示,願為祖國的和平統一盡點力量。 他說:“我過去就是做這件事的,我願保存我這個身份,到那一天會用上的。我雖然90多歲了,但是天假之年,還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很願意盡力。作為一個中國人,我願意為中國出力。” 我和張學良將軍,自1936年分別之後,經歷了半個世紀的漫長思念,終於又在美國紐約相聚握手 。

紀錄片《世紀行過--張學良傳》張學良口述節選
 
 
  “西安事變主角、被蔣介石軟禁的少帥張學良,緘口逾半世紀之後,面對攝像機鏡頭口述歷史,談他對‘西安事變’的始終不悔,談他當年與中共的關係,談他離開東北家鄉50多年卻始終未能重返家園的原因……這部取名為《世紀行過——張學良傳》的紀錄片,在鳳凰衛視中文台播出以後,社會各界反響強烈,紛紛去電或致函要求重播。我們在此節錄張學良先生口述的部分內容以饗讀者。”

  出生·母親·父親

  那時候真是富庶啊,東北真是富庶,吳鐵城說過一句話:你沒到過東北,你不知道中國之大。我們本來姓李,不姓張,本來姓李的,我們是姓張的姑娘嫁給姓李的,張家沒有男孩子,把姓李的孩子把姑娘的孩子抱一個來,所以我們姓張。我到東北大概是第六代了,已經六代了,去的時候聽說是那樣子,東北那時候你去的地隨便給你,我們叫射箭領地,你能把箭射多遠,就把這塊地給你,聽說是那樣,我還不曉得。我們家真正在家鄉是燒鹼的,我們真正家鄉的地方很苦、很苦,就是海水那個堿,海水上面不是有堿嗎,燒那個東西。

  我降生在……八角台是一個地名,八角台是個大地名,我降生的地方還有個小地名,我自個兒也說不出來,我實在降生不是在地下降生,我是在車上生的,所以我的頭都有縫,那時候逃難,我母親生我在車上,我能活我都很奇怪,那時候我母親又有病,沒奶吃,我小時候他們都認為我不能活,現在活這麼大歲數,那吃什麼呢,我母親沒奶,把高粱米飯嚼碎了就那麼喂我。我媽媽這個人可是很厲害的,我想我的個性一半是得自我的父親,一半是我媽媽這個人很剛硬,我十一歲我母親就死掉了。

  我媽媽這個人,那時候奉天鬧一件事,簡單說這事情太長了,我那時候才十歲,我媽媽死前一年,給我三十塊錢,晚上給的,拿一個布縫一個袋子系在我腰上,她說今天晚上要有事你趕快跑,你跑了,等事情稍微安定你看見有老人,很好的,你就過去給他磕頭,把錢給他,你告訴他你是誰的兒子,讓他送你去。那時我父親在省城,我們是住在另一個縣裏。我說媽您上哪兒去,她說你別管,預備死啊,所以我媽非常的剛硬,我媽媽因為一點小事情跟我父親兩個人吵,因為我的二弟吵嘴,她始終不跟我父親說話,她不說話,我們勸她寫封信……我媽媽快死的時候我父親來了大哭。

  他(父親)就是給人保險,怎麼叫保險呢?就是在一個村莊(我父親也就是這麼起來的),這個村莊我負責給你保險,有人來搶你,我給你打,但是你給我錢,我負責你這塊地上的治安,我父親就這麼起來的,那時候他有這幾個人,他給人保險,就來了一個人,這個人叫海沙子,他帶著有十幾條槍,二十幾條槍,湯玉麟就是海沙子的頭一把交椅,我父親就出來,很像美國的西部一樣,說你不要打,咱倆一打,這個村莊就給打爛了,咱倆對決,所以我父親身上有槍傷,就是給海沙子打的一槍,咱倆離多少步,把你的部下放你那邊,我的部下放在這邊,咱倆對決,你把我打死了,這個地就歸你,你被我打死,那這塊地就歸我。我父親就給海沙子打了一槍,我父親把他打死了,打死了海沙子,他的手下就投降了我父親。

  我年輕時總有病,我身體很不好,我沒想到我活這麼大,我身體很不好,還吐過血。那個時候許願,把我許到一個寺廟裏當和尚,恐怕你們現在不懂這個話,叫跳牆和尚,怎麼叫跳牆和尚,就是許到這個廟裏當和尚,最後跳牆逃走了……跳牆出來以後,名字沒有了,就聽頭一聲喊什麼,那時候我們那地方的規矩,我也不懂,聽頭一聲就起那個名字就該那個名字,我說一個笑話,他頭一聲就聽一個人喊一個小孩子叫“小六子”,所以叫小六子,那時候要有人叫王八蛋,我就叫王八蛋了。

  我父親很想給我請英文教師,英文教師是誰呢?那時候一個省有一個外交署,外交署有一個英文科長,這個人我很想念他,他是香港新約書院的,您就說我這個先生怎麼樣,我到他那兒去念英文,對我非常的客氣,你說這英文怎麼念的,簡單說我沒有什麼,他是廣東人,他老人家說國語,就是廣東國語,我跟你說個笑話,nine,就是九,他說九(狗),我聽說是狗,他說九,我當說狗,那時候的英文沒有中國字的,那我就想是不是狗,那後來他念成dog,他告訴我說是犬,我就想,這犬和狗還有什麼分別呢,一定nine是個小狗,犬一定是個大狗,慢慢的後來有ninedogs,我說,它們倆怎麼跑到一塊去了呢?我這才知道那個九是個數目字,所以我就跟你說我這先生對我客氣的,我自己說能文能詩,換句話,完全都是我自個兒學,也不能說自己修,就是自己來的,這個地方我加一點,我有一點小聰明就是自個兒來的。

  軍旅生涯

  我年輕時要當軍人,我父親教訓我一句話,他問你真要做軍人?你真要幹?你要做軍人,你把你的腦袋拿下來拴在你的褲腰帶上,意思就是不一定被打死,也許就是長官把你處死,反正死字就把它扔開,所以我腦子裏沒有死這個字。

  我跟曹錕作戰,直軍吳佩孚是曹錕的,曹錕的弟弟是曹四爺,當天津省長,天津那時候叫省長,我們去打仗,還去看看我四大爺去,這仗打得什麼意思。所有的軍隊都打敗了,就是我的軍隊沒打敗,我起來就這麼起來的,沒打敗,不但沒打敗,我把吳佩孚給打退了。

  他老人家不幹了,他把軍隊帶走了,我後來追到他,當然還有幾個參謀在一起,我說茂辰咱到後院,我跟你說句話,他坐一個板凳,我就簡單說,我說你要幹什麼,我知道他早晚要叛變,那就等於是半叛變了,我說我是你的學生,可今天不同啊,我是你長官,你要動的話,沒有我的命令是不行的,你現在動那很好,我什麼都沒有,你身上帶槍,把你打死,你不把我打死不行,我要控制你,他就哭了,我說你哭什麼,他說我給你丟人,我在山海關打不下,人家打勝。我說唉,那說不到,他說我現在只求一死,我願意死,他這人是這樣,他不是說假話,我只求一死,我說你是真的?我說你既然要死這個事很簡單,你要為我爭面子也很簡單,那你上前線死去,你何必叫我給你打死,你自個兒跟敵人打去,你戰死不比這樣死好。他一賭氣,好傢夥一下子打到秦皇島去了,一下子把整個,簡單說把吳佩孚給消滅了。

  (注:北方平定後,孫中山應邀北上。1924年12月,孫中山與宋慶齡從上海啟程到天津曹家花園與張作霖會面,張學良見到了這位“天下為公”的理想主義者。)

  那時候孫先生已經病了,孫先生病了,他的病起因當然他身上有病,起因他去是看我父親,我父親那時候在天津,去見我父親的時候他受凍了,他病在床上的時候我去看他,孫先生跟我講了一段話很有意思。我去看他,他讓我坐下來,他跟我講,他說中國責任都在你們青年人手裏。

  五·卅慘案北京派我去,所以我那時到上海最出風頭,我帶著我的學生軍去的,我辦的不是講武堂,我另外還有一個比講武堂低下一些的,專門造就軍事的,SERGEANT造就這樣,我就帶著那個學生去的。

  (注:1925年11月22日,郭松齡在蘭州宣佈反奉。郭松齡的反奉心情是痛苦的,他給了張學良一封信,信上說,他與張學良患難久共,豈忍相逼,然後他說了班師的理由,他反對進關打內戰,東北應該保境安民,他勸張學良不要對他父親愚忠愚孝,應該忠於國家人民。張學良更是痛苦,老師郭松齡的話他是同意的,但是他又何能冒大不韙背叛父親。

  他在秦皇島海上坐軍艦漂流了幾天,看到了郭軍兵車不斷北運,軍艦請示可否能向岸上發炮,他拒絕了,他說了這都是我的部下。因為郭松齡起初打著張學良的名義倒戈的,張作霖以為兒子真要叛變,尊稱他為先生,請他回來接事,張學良悲憤至極幾至跳海。)

  在秦皇島是這麼回事情,所以我的部下看著我,我真是要自殺,我突然接到電報,我在秦皇島船上接電報,“張漢卿先生”誰給我打電報,我看底下是張作霖、王永江,我看電報文,他說現在軍隊大家恭舉你,當奉天主席,管奉天省,請你回來接事情。所以我要跳海就為這事。

  國難家仇

  我是愛國狂,要是國家要我的命我立刻就給,要我的腦袋,拿去就可以。

  (注:作為一個大軍閥,張作霖自有他帶人統禦恩威並濟的一套,張學良常提到他父親有一年過年,向部下黑龍江省督軍吳郡升大發脾氣的事。)

  過年那要給長輩磕頭拜年,完了以後就是送紅包,就是給點錢,我們到現在還是有這個規矩,那麼就因為吳郡升,我那五弟是吳郡升的乾兒子,他來了我們都去給他拜年,他預備好了,就是銀行的那個本票,他預備好了,一個人五千塊錢。一個人五千塊,他預備好了,我父親就火了,說你,我父親喊他吳大,你給孩子錢給幾個錢可以,你怎麼給他這麼多錢,他就說我的錢都是你給我的,我父親說,你說真話嗎?他說我當然說真話,你說真話你不要這樣,你回黑龍江去你好好做事,不要黑龍江(人民)罵我祖宗,他給我父親跪下磕頭,嚇得我毛骨悚然,那麼大歲數跪地下給我父親磕頭,所以我父親這威風,所以我跟我父親……那時候我父親說我不如你,就為了郭松齡的事,我說爸爸,你那個部下我統治不了,可是我的部下你也統治不了,我爸爸說我不如你,我說不是這樣,你那一套人馬我看他都毛骨悚然,我這頭髮都站起來了。

  (注:北京前門火車站1928年6月3日淩晨,張作霖在這裏向北京告別,6月4日淩晨,張作霖的專車到達瀋陽郊外皇姑屯南滿鐵路和京奉鐵路的交道口時,日本關東軍埋在橋洞上方的炸藥爆炸,把專車從頭而下炸得粉碎。)

  我認為日本人是不智,日本少壯軍人幹的事不智呀,橋樑炸斷,我們是站在日本人的立場說,很不智,他做這件事,換句話說得不到好處,只得到壞處。

  我父親臨死的時候他要緊頭一句話:到家了。他說你們不要告訴他知道啊,我在灤州,正作戰,他不願我難過,我父親他對我,他不讓我知道這件事情,不讓我知道他死。我真正生日是陰曆的四月十七日,我父親死也死在四月十七,所以我把生日改了。

  我恨透日本人,不能說日本人都是壞的,日本那個軍人跋扈,我跟你說,我們那個兵,日本人就想挑撥是非,我們告訴兵不要跟他衝突啊,我跟你說抽香煙,到我們兵的槍上劃洋火抽香煙,開玩笑,我告訴兵們,別出聲你別理他,你知道一個人忍氣吞聲這個事兒我跟你說很難,所以人家罵我不抵抗,那不能,我們打不過他們有什麼法子,他願意你抵抗,他願意挑撥,你把事情擴大了最好,他贊成,他好打你,這證明瞭我們是沒責任,完全是你來侵略我們,你抵抗,你要挑撥是非,他就說賴你。

  你獨立就和中國脫離,就跟日本人去啦,你當然是中國人,你為什麼要獨立,日本願意獨立,所以林權助來給我父親弔唁,那說好多話……他說,我說您老人家,但最後我總沒有什麼一個具體的答復,實在的答復,最後他要走了,我又喝了幾盅酒……我說林老先生您所替我想的比我自己想的都正確,他說那很好,那你到底怎麼,為什麼不(獨立),我說你忘了一件事,他說那我很願意知道,我說你忘了我是中國人。

  東北大學同我的關係怎麼樣呢?我父親去世了,我負責任的時候,我父親留下的遺產……我想辦一個大學,自己想辦一個大學,後來東北大學聽見這件事,他們說我們東北大學很需要錢,你把錢捐給我們,我們把東北大學好好地擴充一下好不好,你何必再另外起一個爐灶,後來東北大學請我當校長,我這個校長也就是那麼回事,我就把三千萬塊錢捐給東北大學了。

  (注:瀋陽柳條湖,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爆破了這裏一段南滿鐵路,然後向旁邊的北大營進攻,這就是九一八事變。張學良發表了抗日演說:“日本素來反對中國,反對統一以及經濟的發展,所以對外宣傳說東三省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東三省素來是中國的一部分,在歷史上可以考察的,現在有三千萬人民在東三省是他們的故鄉土,所以他們這三千萬人民有九十九分都是中國人,他們也願意為他的鄉土而奮鬥,就是剩一個人他們也是很願意的。現在日本用這種暴力而佔領全滿洲的領土,為這個暴力之下,犧牲有數千萬的財產,有數千無告的這種平民,現在因為這種暴力之下,破壞了國際條約,尤其更破壞以三千萬人民的生命奮鬥來的國際聯盟,所以我自己很希望日本不要一意孤行,以致世界遭受重大的犧牲而不止。”

  國聯派出了李頓調查團來中國,張學良陪同他們遊了長城,但是李頓的調查報告卻改變不了日本的侵略的現實。日本退出了國聯,進一步向熱河和華北進攻,張學良這時的意志力和體力都很差,他被指為是不抵抗將軍。《哀瀋陽》這首詩說他在九一八事發的當晚仍然沉迷酒,其實他當晚是陪英國公使在北京前門的中和戲院看戲。

  但是,張學良確實是取辱有道,他染上了毒癮,日軍進攻熱河,他說要守三個月,結果不到十天就潰敗,他只有辭職下野。張學良決心清理自己,他到了上海,住進了德國醫院戒毒。)

  我氣得抽鴉片煙,你知道帶軍隊這個氣啊,打針是這麼回事,後來抽鴉片煙,有一個醫官就想給我戒,結果就是用打針用的這個針,戒鴉片煙,把鴉片煙是戒了打針又來了,打針戒不下去了。等我打針也戒了,我跟你說,現在抽鴉片煙人還是有的,如果想戒掉,能有這個決心,可是很不容易的。

  那就是戒了,不過戒的這個人是一個外國大夫,戒不好就死掉,我那一個副官跟大夫說,他說他要死掉,你可活不了了,他給我戒掉了,一個禮拜戒掉了,他打上一種藥,簡單說吧,太多了,昏迷一個禮拜差不多,我跟你說,我有一句話,現在有人也打嗎啡針,這種人活人叫死東西管著,你要不聽它的話,你是什麼事也幹不了。

  西安事變

  我對我的部下常常說,我說他們的萬裏長征,我們都是帶兵的人,誰能帶,誰能把軍隊帶得這樣,他跟你走,不都帶沒了。

  中國打內戰,我一聽打內戰我就難過,幾天又好了。不但打內戰,我後來剿共,我跟介公(蔣介石)講,就是剿共我也不主張剿,我不主張剿共,是中國人,咱們打什麼呢?共產黨我們可以談嘛,所以後來說這個是我的主張,坐下可以談嘛,不是不能談的事情,這何必呢,並且我跟蔣先生說,蔣先生對這件事情對我很不高興,我跟蔣先生說,你跟共產黨打,你剿不完,他問我為什麼,我說我們沒有百姓支持我們,共產黨有老百姓支持,我說你也剿不完。

  我反對內戰,我不願意打內戰,我跟你說這個打內戰這很簡單的事情,自己打仗,雙方面死掉的都是很不錯的人,可惜得很,這些人自己內戰死了,我是一向講對外的,何必打這個,打了幾天又好了又是朋友了,明天弄彆扭又打了。

  所以蔣先生這個人啊,現在他已去世了,他那個時候他就是用我們這些雜牌軍隊,他是一斧兩砍。這個事情沒人不明白,可是我這個人我也明白,你讓我幹我就儘量地給你幹,那麼我就勸他,為什麼剿不了呢?……比方說我們,彈藥消耗是你自己,沒人給你補充,經費也消耗你自己的,也沒有人給你補充,所以人家誰也不給你賣力氣,那你怎麼剿,你軍隊他不賣力氣,軍隊打仗他敷衍你,他也不真打,他不是兵不真打,他是那帶兵(軍)官不真打,你有什麼法子,所以這種情形你們都不懂的。

  (注:張學良很快與楊虎城達成了停止內戰的共識。然後就開始在陝北前線尋求與共產黨的接觸。1936年4月9日,張學良與周恩來在當時還在東北軍控制下的延安這座天主堂裏展開了歷史性的會談。)

  周恩來這個人我很佩服,很佩服,這個人很佩服,他也佩服我,我們倆也沒有談多少,簡單說,他說我,我也拿這話(說他),他反應很快,就說幾句話就明白了,用不著羅囉嗦嗦說很多事。

  (注:南京中山陵,1936年12月26日中午,蔣介石自西安脫險歸來。兩個小時後,張學良由宋子文陪同也到了南京。)

  宋子文問委員長會不會槍斃我?(宋子文對我說)不會!不會!因為明天就要軍法會審了。

  (注:當時擔任軍法會審審判長的是曾經在江西舉兵討伐袁世凱的李烈鈞,字協和。)

  軍法會審是誰,是李協和,我問他,我說我問你一句話可以嗎?他說可以,我說你當年在江西那麼樣,你為什麼反抗袁世凱。

  (注: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

  我們東北人沒有人不想抗日的,你就不知道那個日本人壓迫我們的情景。

  對楊虎城我心裏難過得很,那楊虎城到現在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那樣對待他。我不曉得,不能說也不能這麼講,他是蔣先生的意思,還是蔣經國的意思?我也不知道,還是毛人風乾的?我不明白,他走的時候,我勸他你不要再回來。

  不要再回來,回來沒有好處,就像我,我的沒死,完全是蔣夫人幫我,蔣先生是要把我槍斃的。

  戰後時光

  我的沒死,關鍵是蔣夫人幫我,蔣先生是要把我槍斃了,我不知道,這個情形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一個東西我才知道,看誰呢?是美國的公使JOHNSON,他寫的,你們大概在圖書館看過,這還有一個人抄來給我看,他(JOHNSON)說蔣夫人說的,他不是說蔣夫人,他寫宋,決不是宋子文,對蔣先生說,說你對某人,他們都管我叫小傢夥,她說你對那個小傢夥你要對他有不利的地方,我立刻走開臺灣,我把你的事情都給你公佈了。這句話很厲害,我把你事情都給你公佈了,蔣夫人承認我,蔣夫人對我管我是GENTLEMAN。我認為蔣夫人是我的知己,蔣夫人對我這個人很認識,她說一句話說得很厲害,她說我西安事變,她說他不要金錢,他也不要地盤,他要什麼,他要的是犧牲。

  (注:剛來臺灣不久就發生了“二二八”事變,特務隊長劉乙光奉有命令,只要暴民來劫,就先把張學良殺掉。)

  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在山裏住著,我反正知道“二二八事變”,我怎麼知道呢?我們封到山裏,我們沒吃的了,這高山人對我很不錯,那時候沒法子,他們就吃番薯,唯有我一個人還吃點米飯。高山人給我們送番薯,沒有高山人差不多把我們給餓死了。

  (注:1964年7月,張學良與趙一荻小姐結婚,當時聯合報刊登了這條消息。三十載冷暖歲月,當代冰霜愛情。)

  我跟我太太認識,那時她才19歲,跟她認識,我生病了,她到奉天去看我,她跟她爸爸說她說我到奉天看他,那麼她爸爸也沒吱聲,她就拎著小包就到奉天來看我來了,我那時候有毛病,來看看我,那麼她看我是好,還是要回去,只是來看看我,那麼她的哥哥就藉這個就說她跑到奉天,這樣老太爺就不高興了,她老太爺就登了報了,(她家)有祠堂,把她趕出祠堂,回不去了,那我怎麼辦呢?回不去了,所以這弄拙成巧了,沒有辦法了,我本來有太太嘛,天下的事情,我就說姻緣的事,這樣她的哥哥是弄巧成拙了,本來我這太太她本來已經要跟一個人訂婚了。

資料:張學良將軍生平大事年表

--------------------------------------------------------------------------------

  1901年6月3日(清光緒二十七年四月十七),誕生於今遼寧省台安縣桑樹林子鄉。名學良,字漢卿,號毅庵,是張作霖的長子。

  1906年師從遼西名儒崔名耀(崔駿聲)受教。

  1908年2月,與于文鬥長女于鳳至訂婚。


  1911年4月,生母趙氏病逝。年底隨庶母盧夫人進奉天(今瀋陽)。

  1913年11月,師從金梁(金息侯)學習。

  1915年師從白永貞學習。與周大文、胡若愚、李宜春、高勝岳結拜兄弟。參加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二十一條”運動。

  1916年從奉天督軍署英文科科長徐啟東學英語。並經常參加奉天基督教青年會活動,結識了一批外國朋友。同年春,與於鳳至結婚。

  1919年3月,入東三省陸軍講武堂第一期炮兵科學習。結識戰術教官郭松齡。

  1920年4月,講武堂畢業,任團長。六月晉升為東三省巡閱使署衛隊旅旅長。

  秋,率隊赴吉林剿匪獲勝。期間,贈送朝鮮獨立黨武器,支持其抗日複國行動。11月,晉升為陸軍少將。

  1921年赴日本觀秋操。

  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戰爭爆發,任鎮威軍東路軍第二梯隊司令。

  6月,在山海關一線成功阻擊了直軍。17日,以奉軍談判代表身份簽約,第一次直奉戰爭結束。

  7月,張作霖宣佈東三省獨立。張學良被任命為東三省陸軍整理處參謀長,開始整訓奉軍。

  1923年9月,任東三省航空處總辦兼航空學校校長。並向德、法、意等國購買新式飛機二百餘架,編成三個飛行大隊自己也學會駕駛飛機。

  1924年3月,任東三省空軍司令兼飛鵬隊隊長。

  4月28日,任陸軍第二十七師師長。

  9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任鎮威軍第三軍軍長,與第一軍組成“一、三聯軍”,主攻山海關一線,擊敗直軍主力,一舉揚名。

  11月2日,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直軍失敗,第二次直奉戰爭結束。率軍乘勝入關,“一、三聯軍”改稱“津榆駐軍”,司令部設在天津,張學良任司令,郭松齡任副司令。

  1925年4月,晉升為陸軍中將。

  5月,“五卅”慘案“發生,張學良捐款2000元。

  6月,捐款在瀋陽建立同澤中學。

  11月22日,郭松齡反奉,張學良率軍與之在巨流河激戰。

  12月24日,郭松齡反奉失敗,郭氏夫婦被捕。翌日慘遭殺害。

  1926年6月,任安國軍陸軍第三方面軍軍團長,率部進攻馮玉祥國民軍。

  8月,奉軍進攻南口。

  1927年3月,率安國軍下河南對抗北伐軍。兵敗。

  6月,張作霖在北京成立安國軍政府。張學良升任陸軍上將軍團長。

  1928年4月,張學良再勸其父息兵退回關外。

  6月3日,張作霖下令息兵出關,責成張學良負責撤兵。

  6月4日,張作霖在瀋陽皇姑屯附近被日軍預謀炸死。

  6月8日,張學良秘密潛回奉天。

  6月19日,任奉天軍務督辦。

  6月21日,公開發表張作霖遇炸身死消息,開始發喪。

  7月3日,任東三省保安總司令兼奉天保安司令。

  7月末,東北海軍總司令部成立,任總司令。

  8月,任東北大學校長。

  11月,任東北航空司令。

  12月29日,宣佈東三省及熱河省易幟,與南京政府實行統一合作。結束了軍閥割據的局面。

  12月30日,任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東北政務委員會委員長。

  1929年1月10日,處決楊宇霆、常蔭槐。

  7月,到北平會晤蔣介石。挑起“中東路事件”。

  11月,蘇軍向東北發起進攻,東北軍失敗。

  12月22日,派莫德惠與蘇聯簽定《伯力議定書》,“中東路事件”得以解決。

  1930年3月21日,任全國陸海空軍副司令。

  4月,蔣、閻、馮中原大戰爆發。

  7月2日,赴葫蘆島主持築港開工典禮。

  9月18日,發表“巧電”,19日派兵武裝調停中原大戰。反蔣聯軍失敗。

  10月9日,就任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司令。

  10月10日,在北大營閱兵。

  11月12日,參加國民黨三屆四中全會,受到隆重歡迎。

  11月24日,任國民政府委員。

  12月,南京國民政府明令褒獎張學良,並在北平設副司令行營,所有東北、華北各省軍事均由張節制。

  1931年3月26日,任國民黨東北黨務指導委員會主任委員。

  4月18日,由瀋陽移至北平,在順承王府設行營辦公,節制冀、晉、察、綏、遼、吉、黑、熱8省軍務。

  5月2日,赴南京參加國民會議併發表演說。

  5月28日,患傷寒回北平協和醫院調養。

  6月1日,“萬寶山事件”發生。

  7月19日,石友三叛變,張下令討伐,東北軍主力入關。

  8月8日,石友三叛亂平息。

  8月23日,“中村事件”發生。

  9月6日,張電令東北當局,對日人尋釁不予反抗,“致釀事端”。

  9月18日夜,日本軍隊製造“柳條湖事件”,以此為藉口炮擊東北軍北大營。

  東北軍奉命不抵抗。瀋陽一夜間失守。

  9月21日,召集北平名流,討論東北問題對策,決定依賴“國聯”,聽命中央。

  9月23日,下令在錦州設立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行署和遼寧省政府行署。

  11月16日,任北平綏靖公署主任。

  1932年2月29日,在北平會晤章太炎,告之蔣介石不抵抗密令。

  4月9日,與國聯調查團團長李頓談話,譴責日本侵略行為。

  8月8日,辭去北平綏靖公署主任職。

  8月20日,任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代理委員長。

  1933年1月1日,榆關抗戰爆發。3日,山海關失守。

  2月11日,宋子文到北平,與張學良商討熱河防務問題。

  2月17日,陪宋子文視察熱河,佈置防務,藉以鼓舞士氣。

  2月18日,與27名將領發表保衛熱河通電。

  2月21日,熱河抗戰爆發。

  3月4日,承德失守,熱河抗戰失敗。

  3月9日,在保定車站會晤蔣介石,蔣暗示張辭職下野。

  3月11日,通電下野,並表示自己是“以鞏固中央,統一中國為職志”。

  4月11日,由上海攜家眷乘船出國考察。

  5月12日,抵達義大利。

  12月18日,蔣介石電召其回國。

  1934年1月8日,由歐洲考察返回上海。

  1月9日,與東北人士暢談出國考察感想。

  3月1日,就任豫鄂皖三省“剿匪”副總司令代總司令,總部設武昌。

  3月9日,在南昌與蔣介石會晤。

  1935年2月5日,在廬山見蔣介石。蔣限期3個月剿滅紅軍。

  3月1日,就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武昌行營主任。

  4月2日,晉升為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

  4月24日,自駕飛機至西安訪問楊虎城、邵力子。

  7月22日,再次飛西安,落實東北軍入陝問題。

  10月2日,就任西北“剿匪”副總司令代總司令職,總部設西安。

  11月2日,當選國民黨第五屆中央執行委員。

  12月,飛上海,密見李杜、杜重遠,堅定了抗日信心。

  12月底,回到西安,接見東大學生代表宋黎、韓永贊、馬紹周,表示“國難家集仇於一身,抗日救國義不容辭。”

  1936年1月,接見被紅軍放回來的高福源團長,瞭解共產黨抗日主張。

  3月4日,飛赴洛川與中共代表李克農商談停戰抗日問題。

  4月9日,在膚施(今延安)與周恩來秘密會晤,達成“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協定。

  5月29日,赴太原與閻錫山再度會談抗日問題。

  6月15日,在西安成立“王曲軍官訓練團”,自任團長。

  6月18日,出資創辦《西京民報》,宣傳東北軍複土返鄉、團結抗日思想。

  6月22日,發表《中國出路唯有抗日》演說,表明抗日決心。

  7月,成立抗日同志會,自任主席。

  8月29日,聞訊國民黨特務逮捕東大學生代表,派衛隊營包圍和查抄了陝西省黨部,即為“豔晚事件”。

  9月初,在西安東城門樓創辦東北軍警衛二營學生隊。

  9月23日,回電蔣介石,謂“欲救亡圖存,復興民族,良以為除抗日外,別無他途”。

  9月30日,東北大學西安分校舉行開學典禮,張蒞校講話。

  10月10日,與楊虎城在西安舉行“雙十節”閱兵典禮。

  10月22日,蔣介石由南京飛抵西安,嚴令進剿紅軍。張當面表示反對,並提出,一致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要求,遭蔣訓斥。

  10月29日,飛洛陽為蔣介石祝壽,勸蔣聯共抗日,遭蔣怒斥。

  11月27日,上書蔣介石,請纓抗戰,遭蔣嚴詞拒絕。

  12月2日,飛抵洛陽見蔣,要求釋放抗日救國會“七君子”。

  12月4日,蔣介石抵西安,調幾十萬大軍“進剿”紅軍。張學良與楊虎城再次進諫,遭蔣訓斥。

  12月7日,到華清池見蔣介石,再次要求停止內戰,一致抗日,被嚴辭拒絕。

  12月8日,楊虎城去華清池勸蔣。回城後與張秘密商議,勸蔣已行不通,只有“兵諫”了。

  12月9日,在十裏鋪哭勸西安學生不要去臨潼向蔣介石請願,保證“三日內以實際行動答復學生要求。”

  12月11日,再赴華清池向蔣介石哭諫,毫無結果。

  12月12日,晨五時,與楊虎城一起舉行兵諫,扣蔣於新城大樓。“西安事變”爆發。

  12月13日,召集“總部”全體職員大會,說明“西安事變”的原因和經過。

  12月14日,在西安電臺發表廣播講話。取消“西北剿總”,組織“抗日聯軍臨時西北軍事委員會”,任主任委員。

  12月16日,西安各界民眾在革命公園舉行大會,張、楊到會發表演講。張學良在大會上說:“各位同胞們,我們的槍,不是打中國人的。”

  12月17日,與中共代表周恩來會談。

  12月20日,與楊虎城共同發表《告東北軍、十七路軍將士書》,號召兩軍將士不惜一切,爭取中華民族的解放。

  12月22日,宋美齡等到西安。張、楊去機場迎接,並與宋子文、宋美齡舉行會談

  12月24日,蔣介石口頭答應張、楊條件,停止內戰,聯共抗日。西安事變和平解決。

  12月25日下午三時,親送蔣介石離西安。26日,抵南京。

  12月30日,國民政府任命李烈鈞為審判長,對張學良進行軍法會審。

  12月31日,被判處徒刑10年,剝奪公民權5年。

  1937年1月,發表《告東北軍將士書》,勉勵東北軍精誠團結,加緊訓練,待命殺敵,收復東北。

  1月4日,國民政府下特赦令,將張學良交軍事委員會“嚴加管束”。從此失去自由,開始幽禁生涯。

  1月13日,轉移至浙江奉化溪口雪竇山中國旅行社分社。

  2月2日,“二二事件”發生。張聞此噩耗,在致於學忠的信中說:“話不知從何說起,淚不知從何處流。”

  2月17日,“二二事件”發生後,致信於學忠,希望維護東北軍團結。

  3月30日,於學忠到溪口拜見張學良。

  9月中秋節,寫信給蔣介石請求抗戰,蔣不同意,囑其“好好讀書”。

  10月中旬,轉至安徽黃山,不久轉移至江西萍鄉。

  1938年1月,轉至湖南郴州蘇仙嶺。

  3月,轉至沅陵鳳凰山。

  9月,湘省主席張治中專程來訪。書短信請其代轉蔣介石,再次請求抗戰,結果石沉大海。

  1939年12月下旬,日軍進犯湖南,轉移至貴陽修文縣陽明洞。開始研究明史。

  1940年2月,於鳳至患病去美國就醫,並定居。趙一荻將十歲兒送到美國,托人撫養。她自香港來陽明洞,陪伴張學良,共度幽禁生活。

  1941年5月,患急性闌尾炎,住貴陽中央醫院手術治療。出院後,移居貴陽黔靈山麒麟洞。

  1942年2月,轉移至貴州開陽縣劉育鄉。

  1944年冬,日軍進犯黔南,貴陽告急。急轉至黔北桐梓縣天門洞。

  1945年春,東北籍國民黨中央委員莫德惠來訪,並代蔣介石送懷錶一隻。

  1946年4月9日,在貴陽黔靈山行館會晤蔣介石、蔣經國父子。

  11月2日,由桐梓轉移至重慶戴公館。不久,被轉移至臺灣新竹井上溫泉。

  1947年3月7日,莫德惠來台探視,托莫帶給大姐張首芳一封信,求購《明史》一部。

  10月,保密局設計委員會主任張嚴佛奉命前來陪住數月。同月,張治中夫婦前來拜訪。托張治中向蔣介石提兩點要求:一、恢復自由;二、希望劉乙光搬出他的房子。蔣介石下手諭:“以後非經本人批准,任何人不許見張學良。”

  1954年5月中旬,被送到士林官邸與蔣介石晤面。

  1955年皈依基督教。從此不再治明史。

  1956年12月12日,周恩來總理舉行“西安事變”紀念會,高度評價張為“千古功臣”。

  1957年9月,蔣介石70壽辰,送“表”祝壽,蔣還以手杖。

  1959年蔣介石明令解除對張學良的“管束”,安排蔣經國做其“知心朋友”。並仍派保衛人員監視其行動。

  1961年8月初,遷入自己出資在臺北市市郊北投復興崗修建的一棟二層樓房居住。

  8月中旬,原東北大學秘書長周鯨文來訪。

  8月13日,在家中與長女張閭瑛、女婿陶鵬飛團聚。

  1962年與蔣經國兩次觀看美國白雪溜冰團表演。

  1964年7月4日,在臺北與趙一荻正式舉行婚禮。張群、宋美齡等13人參加。儀式典雅莊重。

  1975年4月,蔣介石逝世,張學良前往國父紀念館瞻仰蔣介石遺容。書挽聯:“關懷之殷,情同骨肉,政見之爭,宛若仇讎。”

  1979年10月5日(中秋節),攜夫人出席蔣經國賞月晚會,第一次公開露面。

  10月10日,前往“總統府”參加“雙十節”慶祝,就坐於中央觀禮台。

  1980年春,參加前東北大學校長馮庸逝世的追思禮拜。

  10月20日,由臺灣“國防部”副參謀長馬安瀾陪同訪問金門,眺望大陸。

  1981年9月18日,到臺北榮民總醫院探望齊世英。

  1983年4月2日,任張大千治喪委員會委員。

  1985年12月25日,觀看影片《西安事變》,因激動沒能看完而離去。

  1988年1月14日,到臺北榮軍總醫院懷遠堂弔祭蔣經國。

  3月4日,東北大學旅美校友會電邀張學良赴華盛頓參加將於4月16日在美國舉行的東北大學建校65周年及張學良兼任校長60周年紀念會。

  3月23日,東北大學旅美校友會再次致電張學良,懇求他赴美參加活動。

  3月27日,應邀參加李登輝在其官邸舉行的家庭禮拜。

  1989年4月22日,為賀郭冠英生日書下“玉爐煙盡嫩寒侵,南雁聲聲思不禁;好夢未圓悉夜短,虛名終究誤人深。”

  10月,複杜重遠夫人信。

  1990年1月30日,於鳳至在美國逝世。

  6月1日,臺灣各界人士在臺北市園山大飯店為張學良90壽辰隆重舉行祝壽活動。

  6月6日,東北大學校友會等8團體在瀋陽慶祝張學良將軍90壽辰。

  6月17日、8月3日,幽禁以來首次接受新聞界——日本NHK電視臺記者公開採訪。

  12月31日,為東北大學校友會刊題詞:“不怕死,不愛錢,丈夫絕不受人憐,頂天立地男兒漢,光明磊落度餘年。”

  1991年1月5日,為紐約東北同鄉會年刊題詞:“讀物思鄉。”此期的封面是長白山天池照片。

  2月,張為浙江省青田縣阜山中學題詞:“培育英才”。

  3月10日,91歲高齡的張學良將軍攜夫人趙一荻赴美國探親訪友。這是張學良從大陸到臺灣45年來第一次被允許離開臺灣。張學良在機場等候班機時表示,這次到美國主要是看看兒女和親戚,順便在美國玩玩。當臺灣記者詢及他將在美國停留多久,他表示還沒有計劃,一切隨興之所至。

  5月25日上午,在紐約貝祖詒太太家中,與呂正操久別重逢。

  6月初,返回臺北。

  10月12日,專門為《高崇民傳》和《憶高崇民》兩書題寫了書名。

  12月21日,在臺北為同澤書畫研究院題寫院名。

  1992年7月12日,聞知鄧穎超逝世,委託張閭衡敬獻花籃。花藍緞帶上題“鄧大姐穎超千古張學良趙一荻敬挽。”

  8月,上海第一幢鋼骨結構、高199米“世界廣場”大廈在浦東新區奠基。張學良特意托人贈送花籃。

  9月10日,在臺北首次接受由人民日報社、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參考消息報社組成的中國新聞記者團的採訪。

  9月24日,同澤書畫研究院召集4位著名教授精心創作《松鶴圖》送給張學良。

  10月20日,在臺北為同澤書畫研究院題院囑“愛人如己”。

  11月30日,在臺北寓所為東北大學複校題寫校名。

  12月11日下午,張學良夫婦在臺北“故宮”對面的玉山莊藝術館,參觀來自大陸的國家級文物展《大陸古物珍寶展》。

  年末,為遼寧省政協文史委員會編輯出版的《王卓然史料集》題寫了書名。

  1993年3月23日,會見了正在臺北孫中山紀念館舉辦畫展大陸畫家王成喜夫婦。

  4月,東北大學複校,任東北大學名譽校長、董事長。

  5月31日,任哈爾濱工業大學名譽理事長。並題寫了“哈爾濱工業大學”的校名。

  7月,在臺北觀看李維康、耿其昌夫婦的演出並在張學森等處與之歡聚8次。

  7月26日,特意從鄉下的新居來到臺北近郊五弟張學森的公寓,會見了中國廣播電影電視部說唱藝術團的姜昆、黃宏、馮鞏、牛群、倪萍等著名演員和主持人。

  8月6日,張學良夫婦在臺北觀覽“敦煌古代科技展”。

  8月27日,因腦膜下出血住進臺北“榮民總醫院”,29日接受緊急手術。手術一切順利。

  10月8日,在家中會見了舊屬白純義的女兒白淑湘。

  11月27日,張學良在臺北的新居,會見了東北大學校長蔣仲樂,從而實現了東北大學現任校長和65年前老校長的會晤。

  12月15日,與夫人前往美國探親。

  12月24,張學良夫婦由三藩市轉抵檀香山。

  1994年4月,美國移民局正式核發“綠卡”給張學良及其夫人,張學良夫婦決定在夏威夷首府檀香山安度晚年。

  1995年3月13日,在夏威夷會見日本自由攝影家池宮城晃。

  3月26日,在夏威夷會見“張學良暨東北軍史研究會”的連軍、周毅、常景興、趙雙城等人,聽取了研究會的工作彙報並作了相應的指示。

  4月,美國移民局正式核發“綠卡”給張學良夫婦。張學良夫婦移居夏威夷。

  5月,為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紀念碑”題詞:“抗日航空烈士永垂不朽。”

  1996年3月14日,為紀念著名的愛國教育家、南開創辦人張伯苓先生120周年誕辰,題:寫:“桃李滿天下”祝詞,寄給南開大學。

  6月1日,在美國夏威夷異常興奮地度過95歲壽辰。中國京劇院老生演員于魁智率該院琴師趙建華、鼓師蘇廣忠、旦角演員馬小曼(京劇藝術大師馬連良之女)飛抵夏威夷,祝賀張學良95歲壽辰,並贈送用中國京劇臉譜精心繪製的大幅“壽字圖”。

  10月,在夏威夷會見了遼寧大學歷史系教授周毅。

  1997年6月6日,在夏威夷會見了率團訪美的瀋陽市市長慕綏新。

  2000年3月12日,張學良暨東北軍史研究會會長張德良、副會長王維凡、秘書長周毅到夏威夷謁見張學良並合影留念。

  6月,夏威夷時間22日上午11點11分,陪伴張學良將軍大半生,人稱“趙四小姐”的張學良夫人趙一荻女士,因肺炎及併發症,逝世于檀香山史特勞比醫院,享年88歲。張學良遽然痛失老伴十分傷痛,沈默不語地坐在輪椅上,淚水緩緩流下來。

  2001年10月15日,張學良將軍因病搶救無效在美國夏威夷逝世,享年一百零一歲。

 

歡迎在到訪記錄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