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棄疾

辛棄疾(1140 - 1207)

      南宋詞人。字幼安,号稼稼軒,历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山東已被金兵所占。二十一歲参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輔使等職。任職期間,采取積極措施,招集流亡,訓練軍隊,獎勵耕戰,打擊貪污豪强,注意安定民生。一生堅決主張抗金。在《美芹十論》、《九議》等奏疏中,具體分析當时的政治軍事形势,對誇大金兵力量、鼓吹妥協投降的人,作了有力的駁斥;要求加强作戰準備,鼓勵士氣,以恢复中原。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議,均未被采納,并遭到主和派的打擊,曾長期落職閒居江西上嶢、鉛山一帶。晚年韓侂胄當政,一度起用,不久病卒。其詞抒寫力圖恢复國家統一的愛國情懷,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南宋上層統治集團的屈辱投降进行揭露和批判;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藝術風格多样,而以豪放為主。熱情洋溢,慷慨悲壮,筆力雄厚,与蘇軾並稱「蘇辛」。

 

         辛棄疾善詩文,但以詞明世。其《稼軒詞》還六百二十餘首,無論數量之富,質量之優,皆冠兩宋。乃人中之傑,詞中之龍。

         稼軒詞向來被人稱為「英雄之詞」。這些詞主要表現了詞人以英雄自許,以恢復中原為己任的壯志豪情。他時常回憶起少年十突入金營,生擒叛徒張安國的英雄事蹟。如《鷓鴣天》上片道「壯歲旌旗湧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銀胡騄,漢箭朝飛金仆姑。」辛詞還表現了壯志難酬,報國無路的悲憤心情。如《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上片﹕「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里,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詞中通過看吳鉤寶劍,拍遍欄杆的典型動作,生動表現了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悲憤心情。辛棄疾這類「英雄之詞」,大都使氣岑才而作,情感激昂悲壯,風格沉郁雄放。此外,辛棄疾也有寫一些鄉村景物和田園情趣的詞﹕《清平樂.村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裡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辛棄疾的詞也不乏風格婉約,又寓意深曲的作品。如《青玉案.元夕》,上片舖敘元宵夜的歡樂場面,下片轉寫一位幽居自處,不同凡響的女子﹕「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實際上表現詞人「自憐幽獨」的情懷。

         總之,辛棄疾以其獨特的英雄壯志和豪情,極力使氣逞辭,以文為詞,大為擴展了詞體的題材範圍,形成了沉郁豪壯的主體風格,又兼有婉約深曲和清新質朴的格調,可以說熔鑄百家,自由揮灑,多姿多彩。

辛弃疾詞選

永遇樂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尤記、烽楊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郵傳千里    中華帝國興亡史    中華百家姓    一休禪堂    

中華俊彥    中華傳奇    翰林別院    一葉留言

Disclaimer @ Copyright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to

 webmaster@greatchinese.com